会员中心 |  会员注册  |  兼职信息发布    浏览手机版!    天猫超市优惠券!    人工翻译    英语IT服务 贫困儿童资助 | 留言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翻译理论 > 文学翻译 > 正文

鼓励对文本的多样化阐释和再现

发布时间: 2023-01-20 09:50:56   作者:etogether.net   来源: 网络   浏览次数:
摘要: 由于翻译年代不同,译诗在领悟深度和总的风貌上也就有差异,从这里就引出了新翻译观的下面一个重要特点。


新世纪的翻译观应该积极鼓励译者基于人本观独立思考、解释和再现文本。人是自主的存在,应抵制人云亦云及“逻各斯中心”的陈腐之见。至于各代圣贤之言、各家权威之说都很宝贵,但都只能供“我”参考:因为翻译行为是由“我”来实施、实现的。我们的认识论基本立足点是:人对客体、对客体世界的认识是自主的、发展的。此其一。其二是:任何认识都必须而且只能以个体出现,共性无一例外地体现、寄寓于个性中,抽象的共性是没有意义的:世界上没有抽象的房子,任何房子都是具有其个性的房子(Aristotle,the Organum))。其三是辩证法认识论承认差别,“彼岸世界的变化莫测决定此岸世界就是一个有差别的世界”:译者的功力、才情、个性特质都不可能是干篇一律的。以上三点都从主体的视角来分析。


可以说,不存在矛盾的、“绝对确定”的文本世界上是不存在的。文本的意义(meaning)、意向和意指(significance)越复杂,文本中隐而不显的矛盾和不确定性就越多、越难作出绝对准确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解释。

下面我们以艾略特(T.S.Eliot,1888一1965)的名诗《荒原》(The Waste Land,1922)著名的最后一段为例来说明上面阐述的观点。以下译诗的三位译者此处姑隐其名,以便读者不带偏见地加以评析:


Unreal City,

Under the brown fog of a winter dawn,

A crowd flowed over London Bridge, so many,

I had not thought death had undone so many.

Sighs, short and infrequent, were exhaled,

And each man fixed his eyes before his feet.

Flowed up the hill and down King William Street,

To where Saint Mary Woolnoth kept the hours

With a dead sound on the final stroke of nine.

There I saw one I knew, and stopped him, crying:

“Stetson”!

"You who were with me in the ships at Mylae!

"That corpse you planted last year in your garden,

"Has it begun to sprout? Will it bloom this year

"Or has the sudden frost disturbed its bed?

"O keep the Dog far hence, that's friend to men,

"Or with his nails he'll dig it up again!

"You! hypocrite lecteur! -mon semblable, -mon frère!"


[其一] 译于六、七十年代:


并无实体的城1,

在冬日破晓时的黄雾下,

一群人鱼贯地流过伦敦桥,人数是那么多,

没想到死亡毁坏了这许多人2。

叹息,短促而稀少,吐了出来3,

人人的眼睛都盯住在自己的脚前。

流上山,流下威廉王大街,

直到圣马利吴尔诺斯教堂4,那里报时的钟声

敲着最后的第九下,阴沉的一声5。

在那里我看见一个熟人,拦住他叫道:“斯代真”6!

你从前在迈里的船上是和我在一起的7!

去年你种在你花园里的尸首,

它发芽了吗?今年会开花吗?

还是忽来严霜捣坏了它的花床?

叫这狗熊星走远吧,它是人们的朋友8,

不然它会用它的爪子再把它挖掘出来!

你!虚伪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9!



原注与译注

1原注:参看波德莱尔的诗:这拥挤的城,充满了迷梦的城,鬼魂在大白天也抓过路的人!

2原注:参阅《地狱》第三节55一57行:这样长的一队人,我没想到死亡竟毁了这许多人。

3原注:同上第四节25-27行:根据听到的声音判断,这里没有其他痛苦的表现,只有叹息使永恒的空气抖颤。

4译注:这是伦敦威廉王大街的教堂。

5原注:这是我常见的一种现象。

6译注:斯代真是一种宽边呢帽的牌子。指任何一个戴这种帽子的普通人。

7译注:这是罗马人和迦太基人之间的一战,迦太基人战败。

8原注:见魏布斯特(Webster)《白魔鬼》中的挽歌。


译注:魏氏(1580?—1625?)系英国剧作家,其诗云:

叫上那些个鹪鹩和知更,

它们在葱郁的丛林里徘徊,

让那些叶与花一同遮盖

那未曾下葬的孤独的尸身。

把蚂蚁、田鼠和鼹鼠

叫去参加他下葬时的哀呼,

给他造起几座小山,使他温暖,

在坟墓被盗窃时也不受灾难;

叫豺狼走远些,他是人类的仇敌,

不然它会用爪子又把他们掘起。



微信公众号

[1] [2] [下一页] 【欢迎大家踊跃评论】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翻译的定位


  • 《译聚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info@qiqee.net,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我来说两句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列表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